首页 > 书库 > 青春幻想 > 浪漫幻想 > 梦芜的小世界(书号:9316)
梦芜的小世界  文/梦芜

第一十六章    少年江城不回家

  有一段时期我老想起江城,想起江城在初中二年级开始染黄的面庞前的两绺头发。在夏日里那

  绺头发带着沉重的汗水在他眼前摇曳,于是在日后的时光里它也在我眼前摇曳。

  我和江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一起玩过泥巴,打过鸟窝。只是日后我们成为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人。在大人的口气里,就是好学生和坏学生这两种不同的称呼。于是我们拥有了各自不同的群体。

  初中一年级,每逢星期天我从学?;氐郊蚁?,我走在乡间坑坑洼洼的泥路上,遇见江城和几个流里流气的大孩子从我身旁经过。我惯有的做法是装作看不见,低着头从他身旁走了

  。在这个过程里,我和江城总是会经历一次短暂的对视,我无法知道江城在对视的一瞬间心里是不是和我一样,心里会划过一丝不是难过却有些锋利,沉重的情绪。

  初中一年级的时候,江城的爸爸死了。当时村里所有都对江城爸爸的去世感到了吃惊和难过。江城的爸爸是一个很老实的人,人长得五大三粗,说话憨声憨气的,偶尔却还能一语惊人,制造出让众人为之一笑的幽默笑话。

  在我们那的村庄,每当夜晚来临,人们吃过了晚饭,撂下筷子,就会大摇大摆地来到街上。一般这种情况在夏日里表现的最盛大。夏日的夜晚,人们踏着凉风,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在街上汇成了一群,不论走到了哪里,兴致来了,便开始站成一堆,聊些闲话。穿着背心,趿拉着拖鞋的江城的爸爸往往会带着江城最后来到,因为江城的爸爸总是让江城写完作业才跟他出去玩。

  人们对江城爸爸的“迟到”早就习以为常,不但不会对江城爸爸提出不满,反而等江城爸爸来进入“胡侃”的阵营,成了所有人内心小小的期待。

  人们喜欢听江城的爸爸胡侃原因有二,第一江城的爸爸从来不生气。既是胡侃,肯定天南海北的侃,有时脏话连篇,难免形成点摩擦,所以也有侃大山侃生气的情况。江城的爸爸从来不生气,这让大家侃起来可以无所忌惮,畅所欲言。

  第二江城的爸爸人实在。往往侃得热火朝天,大家唾沫星子乱喷,造成了人体水分的流失,有人就要叫了,江城你家有大西瓜吧,让你爸抱出来,解解渴。

  人们自然不太好意思向江城的爸爸要西瓜吃,总是用半玩笑,半认真的口气对江城说。

  江城的爸爸听此,二话不说,便趿拉着拖鞋,风风火火往家赶去,由于行走的速度快,大家还能听到江城爸爸肥大的大裤衩在风里呼呼作响的声音。

  不一会,江城的爸爸便抱来一个大西瓜,同时还不忘拿一把水果刀。江城的爸爸往往豪迈地站在人群中央,嘴里叼着烟,左手按西瓜,右手拿刀。切瓜的过程中还不忘了,嘱咐侃大山的对象,吃完瓜,可要好好讲讲你是咋捉住那条大蛇的呀。这情景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  也只有这个时候,我才敢忤逆妈妈的戒律,和江城说几句话。

  有一个大人们正在胡侃的夜晚。我说,江城你爸爸的人缘真好。

  江城说,那是。我爸爸哪都好,就是非逼我学习这点不好。

  我捂着嘴偷偷地笑。

  江城问我,你笑什么。

  我回答他说,我觉得老师都也挺好的,就是老是布置作业这点不好。

  噗嗤,他也笑了,笑的同时还一个劲的点头,说,是!是是是!

  这是我们之间最亲密的一次对话。

  江城的爸爸是死于脑溢血,我并不明白脑溢血是什么病。只是知道江城的爸爸白天还好好的,晚上睡一觉便没有醒来。天还没亮的时候,就有一挂鞭炮响了起来,空旷寂静的小村庄的黎明,炮竹爆炸的声音尤为响亮。大家都被那一挂炮,惊醒了。不久后大家就收到了一个信息,江城的爸爸死了。

  丧礼是按照农村独有的仪式办的。我印象深刻的画面就是“哭灵”的场景。一群人穿着白布衣,白布鞋,哭天抢地地嚎啕大哭。我站在人群之外看见江城在众人当中,独树一帜。他的目光呆滞,脸色苍白,眼珠呈现出了骇人的死灰色,他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爹的遗像。

  我记得下葬后的那晚,江城的妈妈那个头发凌乱,眼睛深陷于眼眶的女人,用头撞击了一睹坚硬的墙。

  江城死死地抱住妈妈,闻声赶来的乡亲也一起拉着江城的妈妈。

  乡亲们走后,江城才开始在屋里哭起来,那是他爹死后他第一次哭。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肩膀不停的颤抖。江城的妈妈在那时,却突然恢复了清醒,把江城这个大孩子,抱在了怀里。从那以后江城的妈妈再也没有寻过死。

  只是江城的妈妈开始变得郁郁寡欢。她在街上聊天时?;崴?,我的男人白天还在菜园里挖地,铁锹在他手上可利索了,一下就扎进了土里,又一下就把地给翻了。他举起锄头,可以举这么高。说到这她会把手往头顶一抬,做出衡量高度的动作。谁知道晚上他洗个澡,躺下怎么就起不来了。我的命太苦了,我始终不明白,为啥洗个澡,他就起不来了。

  乡亲们听完她这么说,眼眶都开始湿润了,不停的用衣角擦拭眼角的眼泪。同时对江城的妈妈说几句宽慰的话。

  一晃半年过去了,初中一年级过完了,漫长的暑假我和江城玩在了一起。妈妈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对我和江城一起玩这件事,大发雷霆。也许是妈妈的同情心,觉得一个失去父亲的孩子,应该得到伙伴的陪伴和安慰吧。

  那个暑假,是我和江城第二次走得很近的时光。我们宛如回到了小学时候的形影不离。

  傍晚,我们用几个洗干净的装化肥的袋子垫在身下,躺在了江城家的平房上。红色的夕阳染红了一切,染遍了房子和树木,江城问我,死是怎么回事?你相信有灵魂吗?

  我无法回答江城的话。我个人是不相信会有灵魂这东西的??墒橇榛暌簿褪侨嗣堑囊芟氚樟?,只能说人们希望有它,或者希望没有它。

  我一时间踌躇,因为我不知道江城是希望有灵魂呢,还是希望这世界上没有灵魂呢。

  我想我爹了,有时间我没有那么想我爹,但是有时间我特别想。江城接着这样对我说,他的声音很平淡,却像那日的夕阳一样,染红了我的一些情绪。低低地挂在心房上,沉沉的,就快接近地平线了。

  那个暑假,我还带着江城去找刘小玫了。在那个青涩的年纪,两个少年欢呼雀跃地奔跑在尘土飞扬的炙热的道路上,最后来到了一位女同学的家。

  我们在刘小玫家吃完冰淇淋,并且舔干了手上的奶油以后,就来到了小溪边捉鱼。我和江城把裤腿高高卷了起来,跳进了凉爽的溪水里。溪水清澈,可以清楚地看见溪底的泥和各种形状的石头。那些石头硌得我们的脚心痒痒。刘小玫则只是站在溪边,不时的对我们指,这,这,这有一条。

  那天的江城尤为开心,他站在溪里,目光炯炯地望着水里的一切。在刘小玫为他指引的时候,刘小玫尖叫的声音使他面红耳赤。

  我们在溪边玩够了,要回家的时候进行了赛跑。先跑的是刘小玫,她说谁追上我,我满足谁一个愿望。接着她便飞快地跑了起来,风鼓起了她花格格的衬衫,脚下的红色凉鞋在青草上形成一个个晃动的影子。我和江城都很拼命地在追她,结果是江城追上了她。他俩气喘吁吁地弯着腰大口喘着粗气时,我还在后面。我看见刘小玫有气无力地拍了一下江城的肩说,很不错嘛,很少有人跑的过我。江城回答,很正常,也很少有人跑的过我。刘小玫噗嗤笑了,身子一软,差点倒下,结果靠在了江城的身上。虽然只有一瞬他们就分开了,但我还是清清楚楚地看见了。

  第二天,我们又去了小树林玩。江城好像已经走出了伤痛,他变得越来越开朗,爱笑。也是那一天,我看见刘小玫钻进了江城的怀里。我知道这就是江城赢了比赛后提出的要求。无耻,我心里狠狠地说。同时我感觉到再次向我靠近的江城,又再次离我而去了,因为我恨他。

  暑假过完了,我再也没有理过江城和刘小玫。仿佛它俩对我进行了背叛。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明白,那是嫉妒。一个和自己关系很好的异性被另一个和自己关系很好的同性抢走,所产生的嫉妒。

  初中二年级开学的时候,江城的爸爸已经死去半年了。江城的妈妈仍然在街上,逢人便说,我的男人白天还在菜园里挖地,铁锹在他手上可利索了,一下就扎进了土里,又一下就把地给翻了。他举起锄头,可以举这么高。说到这她会把手往头顶一抬,做出衡量高度的动作。谁知道晚上他洗个澡,躺下怎么就起不来了。我的命太苦了,我始终不明白,为啥洗个澡,他就起不来了。

  半年过去了,村里的乡亲已经对江城妈妈不断重复的这几句话感到厌烦了。

  江城的妈妈一开口,我的男人白天还菜园里挖地。。。。。立马有人打断她说,是的,我知道,铁锹在他手里可利索了,他举起锄头,能举这么高。那人用夸张的动作也学着她的样子比划,惹得其他人哈哈大笑。

  渐渐的江城的妈妈就不再说这些话了,她开始唉声叹气。

  然而日子久了,什么说法都出来了。人们又开始对江城的妈妈说,你既然这么爱你的丈夫就不应该让他那天去菜园里挖地,那天的太阳多毒啊。

  江城的妈妈听了以后,脸刷就白了,她记得那天是她非让江城的爸爸去菜园里挖地的。内疚感油然而生,生生不息??荚诮堑穆杪栊睦锱绦?。

  没有几日,江城便听到了这些话语。他直接把拳头砸在了那个学着他妈妈比划高度的人的脸上。

  那个人一边捂着自己流血的鼻子,一边骂,江城你太不是东西了,你连你爹的一个脚趾头都不如,我们开玩笑,你爹从没有生过气。

  江城的脸在一瞬间变得通红,你特码不配提我爹,他恶狠狠地说。

  以前江城只是调皮捣蛋,那天以后江城开始变得臭名昭著,人们都说,他就是个流氓。说他爹死的时候就没见他流过一滴泪,现在装孝顺。

  我不知怀着怎样恶毒的心理,又在人群中添油加醋地渲染了,江城如何与刘小玫有染的绯闻。

  江城初中二年级没有上完,就辍学了。他走的那天,我看见他染了黄头发,身上背着一个大大的蛇皮袋子。汗水就顺着他的脸颊流淌,可他的脚步坚定而激昂。

  高中三年,我们淡忘了许多,刘小玫也淡忘了我传播她和江城绯闻的仇恨。我们和好如初,可我依然没有追上她,她被另一个男孩追到手了。每当我路过江城家的时候,总会看见江城的母亲在门口择菜。她的身体越来雍肿了,头上全是白发。江城辍学以后四年没有回过家,一直在外面打工,然后把钱寄回家。

  在我即将上大学的时候,江城回来了,回来的江城我已经不能用少年来形容。他比以前胖了点,胡子拉碴,走起路上已经不像少年时摇摇晃晃,他的声音也变了,少了稚嫩,多了温和。

  他还带了一个女孩。江城的妈妈也因此变得开朗起来。三个人忙来忙去,欢欢喜喜。

  只是好景不长,几个月后女孩消失了,留下一张纸条,说回家了。江城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。搭上火车去女孩的家寻找女孩。

  大一放假,我终于有勇气来到了江城的家里。我看见女孩正在院子里给江城洗衣服。江城的母亲的正在包饺子。而江城坐在椅子上正看一本书。

  我不知道江城是怎么把女孩追追回来的,也许是只因为他跑的比女孩快,这也说不定。我也没好意思多问。

  我又对江城重新提起了童年,提了初中一年级那个暑假。江城好像记不得很多了,我很含糊地对他道了歉,他很含糊地应下了。

  我问他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回家。他说因为他喜欢外面的繁华,也因为他无法面对家乡的一切。

  是的,那时江城那么年轻,锋芒毕露,充满真诚和天真,觉得是对的,就是对的。离开也能做的那么决绝。

  愿时间是良药,经历是财富。愿错的终被原谅,愿伤痛终被治愈,愿勇气换来的是成熟。

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、言情小说、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

Copyright © 2011-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  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沪)字59号  沪ICP备12024490号

xpj娱乐下载